•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调教黄蓉

    夜雾迷茫的襄阳城一栋靠近城东的大宅院中,一道矫好的身影在大院深处内一间小房子里焦虑来回的走动着,走近仔细一看那正是那风华绝代又美艳成熟的丐帮帮主、大侠郭靖的妻子“黄蓉”。


    此时的黄蓉正在内心挣扎着,(今晚还要再去那 吗?不!不行!我绝对不能再去那 了,我绝不能再对不起靖哥哥了!可是…今晚靖哥哥他又要负责守城,襄儿它们已经交给下人了,我…)。

    经过一番激烈的内心争扎后!黄蓉最终还是因忍受不了肉体内骚痒的煎熬,绝然的从床边的一处暗格内拿出了一个包裹再换了上夜行衣,在桌上留上一张小纸条后悄悄的离开房间里,施展着轻功轻灵的身躯伴随着夜色离开这座大院。


    避开城墙上巡逻的守卫飞身离开,一离开襄阳城黄蓉马上提起全身的内力,用极限的速度狂奔往城外的郊区方向去,穿过郊区后又往更隐密无人的山丘森林密处直入,一直进入到密林中心最隐密的险地,最后停在一间依着绝壁的破烂木屋前,站在木屋前看到从里面散发出一丝微弱的光芒。


    在经过一段剧烈的飞驰后即使是内力深厚的黄蓉也已脸色泛红又流出满身的香汗,不顾汗水淋漓的身子,黄蓉心情複杂悲羞看着这间改变了她的木屋,站在屋子前就能隐隐约约的闻到一丝丝的恶臭,一闻到那股臭味现在的黄蓉不但不会感到恶心,反而是从身体中引起了反应,让本来就已经湿润的阴户更是搔痒的流出了丝丝淫液。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从第一次闻到那股臭味就会忍不住的呕吐出来!到现在虽然内心还是本能的抗拒着厌恶着那种臭味,可是身体上早就已经接受了这平常人无法接受的恶臭,现在的自己只要一闻到这股臭味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搔痒起来。


    黄蓉轻轻的打开木屋上那破烂的木门后向里走进去,一进屋那浓浓的腐臭味立即充满黄蓉的整个鼻腔直冲脑袋而去,不由的身子一软打了个激淩跌到在满是恶臭的垃圾堆中一小股阴精从已经溼濡到氾滥的阴道中洩出,那臭味竟然使她小高潮了一次娇喘着气从髒乱的地上撑起身子,看着在微光中的屋子里一张破旧木桌上还是一样叠满了散发出恶臭的残羹菜餚,角落的粪桶还是一堆苍蝇围绕着同样的髒乱恶臭不堪。


    最后看向了离粪桶不远旁一张单人的木床,木床上面斜躺着一个不修边幅、浑身髒乱散发出异样臭味满身肥肠的壮年光头胖子,那人没穿有裤子正躺在床上掏出他那的巨大到恐怖的鸡巴在那 手淫没错就是在手淫,看见那胖子比常人粗长巨大两三倍的鸡巴,黄蓉一愣瞬时整个人的脸更红心跳更快,鼻间的呼吸加重整个人娇喘不已的赶紧将脸转到一旁。


    这时床上的男人看见黄蓉来了停止手淫,挺起身子坐在床延开口对黄蓉命令道:「下贱的骚货你来了!来了就赶紧给我跟往常一样,做个母狗该做的事用爬的爬过来吃我的鸡巴,怎幺了?不敢看!妈的我的鸡巴妳都不知道吃了几百回还在那装个屁纯洁快点给我死过来」


    黄蓉并没有因为他的粗言淫语而不满,反而一听到他命令式的口气后身体不由自主顺从的四支着地趴下当成自己是一只母狗,在这满地髒乱恶臭的地上爬了过去,慢慢爬到那男人身前,看着男人的粗长鸡巴上骯髒白灰交杂的汙垢,闻着鸡巴上散发出来特别的恶臭黄蓉毫不犹豫的张开娇嫩的小口正要含上去时,胖男人猛的抓住黄蓉的头髮把她给扯离了就在眼前的鸡巴,看着黄蓉含眸的水润双眼疑问的看着他不由得嘿…嘿的淫笑说着:「贱货是不是忘了要怎幺开口说话了,哪能这幺简单就能让妳享受到,先把衣服脱了等我把给妳的那些东西给装上我才允许妳先用闻的来闻我的臭鸡巴」。


    胖男人一说完抓住黄蓉头髮的手猛的用力的将她扯离下身,再用没洗满是汙垢的髒脚将黄蓉踹倒在地上,被踹倒的黄蓉并没有运功护身结实的挨了并不太重的一脚,感受着身体上疼痛所带来的刺激快感,瘫软无力的娇躯挣扎的站起来在那男人炙热的目光下,娇羞的缓缓将身上的夜行衣一件件的脱下来。


    面乏潮红呼吸急促的黄蓉、将那早已被汗水浸湿的黑色夜行上衣缓缓的脱下,夜行衣一脱下离开黄蓉的身体黄蓉的上半身就只剩下一件被汗水染溼的超小肚兜,变成半透明的肚兜丝毫无法掩盖黄蓉那对雄伟巨大的白嫩肥乳,连胸前那两粒巨大腥红的乳头也跟着变透明的肚兜若隐若现的。
    听着床边那逐渐粗重的喘息声黄蓉挑逗似的微弯下上半身,扭着身子垂着大木瓜般雪白的巨奶将下身的裤子脱下来,露出一件由两条细绳所制造出只在那阴道的部位留下一片小布的小丁字裤。


    只有一小块布说遮还不如说粘还贴切一点,只一小块布黏在阴道口的那一条缝上,边上那整块乌黑芳草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脱完衣服后黄蓉露着像少女般娇嫩雪白的身体,又跪下去四支着地的翘起雪白丰满的大屁股,用嘴巴咬起放在地上的那个包裹叼着包裹,慢慢的爬到坐着骯髒男人的床前,将包裹放在他骯髒的巨屌旁红着脸眼睛微瞇睫毛颤抖的对那男人说道:「请狗子主人用里面的东西好好的来调教我这个淫蕩下贱的贱女奴」。


    狗子一听完黄蓉的话高兴的笑笑将那乌黑的右手放在黄蓉的头上抚摸着对黄蓉说道:「哈哈很好经过我这段时间的调教就连名满天下的黄蓉黄帮主也不的不顺从妳那倭龊淫蕩无比的内心跟肉体,听从我这骯髒下贱乞丐的调教自认为我的女奴嘿…嘿今晚跟这两天的时间我会将之前调教的成果一次爆发出来,既然妳这美丽的贱女狗这幺听话依照惯例我这就奖赏妳」。


    狗子一说完摸着黄蓉头上的髒手出力扯起黄蓉的秀髮,把没有反抗的黄蓉给提起来,一手环抱着黄蓉的头另一手捏着黄蓉的脸颊并且命令黄蓉伸出她的香舌,黄蓉乖乖顺从着狗子的命令,红着脸粗喘着气将舌从被狗子用手撬开的口中颤抖的伸出去。

    狗子看黄蓉顺从的将那条诱人的小香舌吐露出来,立即用那充满恶臭味的大嘴狠狠的吸上去,黄蓉半瞇着眼双手反背在后,伸长头颈不让手跟身体接触到狗子,任由狗子悬空抱着她的头,之后感到舌头被入侵的口舌猛烈的一吸,传来舌根像要断裂般的感觉后,开始激烈的用舌头交缠回吸、吞嚥着着狗子那其臭无比的口水跟舌头。

    而狗子被黄蓉淫蕩的回应一激则是更加疯狂的吸吻着她的香唇,舌头深入她的小嘴里缠绕着她的舌尖然后激烈的狂吸着她的香舌,


    狗子疯狂的跟吻黄蓉了一会有些喘息的分开口舌对黄蓉说:「贱女人準备好接下来是妳喜欢的奖励要来了」


    一说完双手使力的抱着黄蓉更伸过来的头,黄蓉也知道狗子要做什幺娇红的脸半闭着的双眼扬起头对狗子说道:「狗子主人蓉奴想要妳的奖励,蓉奴这个下贱的身体随你怎幺玩弄…阿…嗯…嗯…好爽主人~~继续…」


    话还没说完狗子的臭嘴就整个吸舔住黄蓉美挺秀丽的翘鼻,恶臭的口水从黄蓉的鼻孔内倒流进去连那粗长的舌头也毫无顾忌的在黄蓉美丽的两个鼻孔交互的深插进去,狗子的长舌每插一次进去,就看见黄蓉那娇小的鼻子被舌头撑的扩张开来,鼻根旁粗粗的隆起就向是塞进了条大火腿在黄蓉的鼻子中一样。


    鼻孔被狗子用口水舌头入侵的黄蓉双手还是坚持的揹在后背,保持身体不去碰到狗子任由狗子紧紧的抱着她那美艳的头脸,整个鼻子被狗子的嘴给吸住的黄蓉贪婪的用鼻子吸着狗子嘴巴里恶臭的口水吞嚥着,狗子口中的那种恶臭直传脑海深处刺激着黄蓉的身体让她淫水直流,整个人的灵魂都快烧起来般的快感。


    每当狗子的舌头插进鼻孔时黄蓉就会张开小嘴边呼吸边淫蕩的用奇怪的口音爽叫着:「狗子~~主人~~蓉奴好爽~~~我还要~~用鼻孔吃你的口水~~~嗯~~啊~啊~啊~插进来了~~~主人~~的舌头~~插进蓉奴~下贱的~~鼻孔中了~阿~~~主人~蓉奴~~好爽~~再深一点~~~从鼻子~插到我的口里来~~」。


    随着黄蓉的淫叫声狗子也把舌头越伸越长,在伸长到超过十五公分时就已到了他的极限,接着狗子丝毫不停的用那十五几公分长的舌头直接从黄蓉的鼻孔插进去,一直深入突破插到黄蓉的嘴里跟黄蓉的舌头交缠起来,等黄蓉适应了之后狗子的舌头便一伸一缩狠狠的抽插起黄蓉的两个鼻孔来。


    黄蓉感觉到狗子的狠插,那长长软软的舌头突破自己的鼻腔间,来到嘴巴里捲住自己得舌头,而自己也自动吸允着从鼻腔中伸到嘴里的长舌,接着就是一段狠狠的快速猛插,让她整个鼻腔内都浸泡在狗子恶臭的口水里,让黄蓉的脑袋几乎快要融化几乎无法思考,在那异样强烈的快感中,黄蓉口中用着浑卤的声音淫叫着:「主~人~~蓉~~奴~~的脑袋~~快融化了~~~蓉~~奴~~好爽~~啊~~主~~人~~~蓉奴~~~不行了~~~~要洩了~~啊~~~啊~~~~要来了~~啊~~洩了」


    狗子自黄蓉洩身后才慢慢的将长舌从黄蓉的鼻孔中伸回,看着抽回舌头后黄蓉那张开到比猪鼻还大上两倍的孔洞,狗子嘿嘿的淫笑着放开黄蓉还颤抖的身体,让她跌躺在恶臭的地上休息一会后不顾还沈浸在洩身余韵中的黄蓉,又扯起黄蓉那乌黑的秀髮将她的头拉到面前,看着黄蓉的脸欣赏着黄蓉那绝美的脸蛋上鼻孔大开后妖异的模样。


    另一支手则从身后床底的秘格中拿出一个手掌大的药罐出来,打开罐子从用手指从里面挖出一坨乳白色的膏药出来,平均的抹在黄蓉大张的鼻孔内连鼻孔深处的鼻腔也不放过,只见狗子的粗肥骯髒的手指轻易的就伸到黄蓉的鼻孔深处在里面乱掏着,黄蓉的鼻孔被狗子的手指一阵乱掏,口中又发出淫叫声身体又是阵阵的轻抖。


    狗子看见黄蓉的鼻孔在他的手指乱抠之下还能引起快感淫笑的对黄蓉说道:「臭婊子怎样鼻孔内爽不爽,这药是我特製的比之前的药效果更好也更无副作用,能让妳身上任何可以插的淫洞增加更高的淫感跟灵敏度,更能让皮肉的弹性伸缩度提升到恐怖的境界。

    说到这我真的要好好的感谢当初林中的那两条淫蛇之皇,要不是它们让妳中了淫性最重的阴阳蛇毒引发你体内的淫性让我窜了个空得到妳的肉体!否则就凭我这样下贱玩药的破烂臭乞丐,怎幺可能得到妳这样一个风华绝代、武林传说中的第一绝世美人黄蓉黄帮主呢,我知道现在只能得到妳这淫浪的肉体,可是我要妳知道总有一天不管是妳的身体还是心我都要妳自己无条件的交给我!我要妳就灵魂也只能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一个人的。」


    就在狗子说话的期间抹在黄蓉鼻孔的药发挥效果了,原本就很敏感的鼻孔更加敏感了对味道的反应又加深,而正在收缩的孔洞比刚才还要快三分多的速度收缩着,多久黄蓉的鼻孔就回复的原来的样子了,在听到狗子说出那些话的黄蓉正处于洩身高潮的黄蓉就想不顾一切的跟狗子说、狗子主人蓉奴的一切不管是肉体还是心灵都是主人一个人的,可是又想到身在襄阳的靖哥哥跟只有五岁的襄儿跟破掳内心又犹豫了,只能默默不语的忍受身体上的快感。


    狗子看见黄蓉的反应在心中暗骂了声拉住黄蓉头髮的手用力扯起对黄蓉说道:「下贱的臭穴、鼻孔回复了就过来闻主人的大鸡巴,记住妳是条母狗不能动妳的贱手只能用妳的头来动」说完就用手扯着黄蓉的头髮拉到鸡巴上将那大的有点恐怖的龟头顶在黄蓉的鼻孔上轻轻来回的磨蹭着,随后将黄蓉的脸整个的按到胯下来回磨擦。


    经过了一方的折腾黄蓉终于能闻到狗子那充满异味的大鸡巴,双手交叉揹在后面的黄蓉没有反抗认凭狗子的处置,当狗子将他那恶臭又粗大的龟头顶在她的鼻孔前磨擦时,因刚才的秘药又变得更加敏锐的鼻子闻到了一股比以前还要强列十倍骚臭味时,才刚洩身的阴道内又无限的搔痒起来几乎又要高潮。

    黄蓉觉得整个人的魂差点都要飞了比以前还要强烈数倍的腥臭刺激的让她直直浪叫:「啊~~狗子主人~~蓉奴~~下贱的~~淫穴~~好痒~~要主人的~~大鸡巴~~来插死蓉奴~~狗子主人~~你的鸡巴~~你的下边~~好香~~好好闻~~蓉奴~~蓉奴~~想要吃主人~~~的大鸡巴~~啊~~~插进来~~~狗子主人~~~的大鸡巴~~要插进蓉奴~~淫烂的鼻孔~~里了~~啊~~插吧~~插烂吧~~~插烂~~~蓉奴的臭鼻孔吧~~~」


    狗子不里黄蓉的淫叫声拉着她的头用她的脸在自己的鸡巴跨下来回磨动,过了一会手扶着髒臭大鸡巴在黄蓉的鼻上缯来缯去,命令她要深深的吸气在让黄蓉闻了一阵子后开始尝试的将巨屌往黄蓉的鼻孔插进去,不过只插到龟头的一半就到了极限他鸡巴还是太大了插不进去,怕伤了黄蓉只能用龟头在她两个鼻孔间轮流插来插去。

    奇异的是狗子龟头上的那些髒臭的体物,却没有因为这样而留在黄容的鼻孔内好似黏在上面无法掉落,但是黄蓉心理却很明白那是狗子他用其惊人的内功修为将那些髒物给吸附在阴茎上,为的就是要让她为狗子吸舔阴茎时能吃进自己的嘴巴里。

    每次都插都只能插进龟头的一点点没多久狗子就腻了,把鸡巴抽回来抓住黄蓉的秀髮拉起她的头,大嘴对上黄蓉溼润的小嘴又是一阵狂吻狂舔狂吸,口舌激烈的交缠相互吞嚥口水直到快喘不过气来才分开。

    捧着黄蓉面色潮红的脸看着她半开半合溼润迷离的双眼,直喘气的红唇小嘴旁跟开着黑色大孔娇嫩的秀鼻中都沾满自己透明的口水,还有从她的口鼻中流出丝丝的银色液体出来,有些恼怒的对黄蓉说道:「该死骚货妳的鼻孔调教的太晚了,到现在我的大屌都还不能完全插进去,不过妳放心再调教几次我就会用我的大屌完全干进你的鼻腔里,开妳鼻孔的苞让妳爽到欲仙欲死让妳的肉体永远离不开我。

    怎幺现在是不是很想吃我的臭鸡巴,嘿嘿…还没呢等会当我把所有道具都塞进调教过的孔洞之后,我才会用我的大鸡巴来让妳吸,今天还要狠狠的将我那整根粗大的鸡巴塞进妳的喉咙里把妳的喉咙开苞,其他那些调教好的孔洞今晚也要用我的大屌正式的将妳一一开苞了…嘿嘿期待着今晚这一整晚吧。」


    狗子说完猛的一拉将黄蓉拉到自己怀中,从后方伸出双手将黄蓉身上的小肚兜跟小片丁字裤一把给扯下,两个肉体无繫的接触,粗糙油腻的大手在今晚第一次疯狂抚摸着黄蓉娇嫩雪白的肉体,狗子双手用力疯狂揉捏着黄蓉胸前那两颗充满着奶水的白嫩巨乳,嘴巴也狂吻允着黄蓉那娇小的耳垂颈子,双手再用力朝黄蓉的巨乳一挤,邓时黄蓉那乳白色的乳汁爆射出来喷的周围都是她的奶水。

    黄蓉的双乳再狗子疯狂的揉捏之下极度的激烈变形,胸前那巴掌大的粉红色乳晕上的两颗乳头更是狗子揉虐的对象,在狗子高超的淩虐技巧下让黄蓉淫叫声连连:「啊~~~好爽~~~~狗子主人~~~用力~~~再用力~~把蓉奴的臭奶捏爆吧~~~~啊~~~嗯」。

    玩了一会后狗子从后头双手用力捏着黄蓉粉红的大乳头不让她的乳汁流出来,双臂一环把娇软无力的黄蓉整个人往上一提将整个人抱入怀中后,拖抱着黄蓉一步一步的往屋后的一间石洞密室走去,进到里面走到一个小缸瓮前打开盖子后一股浓郁的乳香涌出。

    黄蓉迷忙着双眼看着眼前小缸瓮知道接下来这个紧贴着她身后,又髒又臭满身肥油的男人要做什幺,身子微微的蹭动一下想要蹭开可是狗子怎可能如她意,双臂用力抱紧黄蓉把她的上半身往下压整个人贴在黄蓉后边,揉捏双乳的手掌将黄蓉的双乳对準瓮口后食中指稍微用力轻易插进黄蓉的乳孔中,随后两只手指用力一撑将黄蓉那细小的乳孔给撑开来乳孔一撑开里面的乳汁就像水一般的洩流而出,看着流出的乳汁狗子忍不住着抓着黄蓉的右乳往上猛拉,靠在黄蓉的右肩把拉过来的乳头用嘴含住大口大口吸允她那甘甜的乳汁…。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