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小时候常听人讲,镜子是最阴的东西,它会吸取人的三魂七魄,所以不要在三更半夜照镜子,因爲很容易看到不乾净的东西,当心有妖魔鬼怪跑出来缠你,尤其是有些年代的古董镜子要小心喔,说不定你哪天照镜子,会发现自己被困在镜子里面,永远出不来……2 \4 s+ r" |4 `( i# |/ y2
    # @: r) l0 T+ \' G# n% q  X
        ~~缘由~~~~
    3 Z  H9 B1 f' o. p) @: r# E3 I, ~
        在中国曆史上,文治武功最鼎盛的朝代,就属大清王朝的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这三位皇帝共计在位一百年,在位期间百姓人民丰衣足食,对外征战无一不胜,开疆闢土无往不利,这三位皇帝如何统治这麽庞大的百姓土地呢?关键原因,就在于一个秘密………一面镜子
      n( F. e& n% h' _9 o; v7 {
        话说当年清朝,康熙皇帝即位,有幸遇到一位道家名师,名爲“无道子”,康熙向他请教“长生不老"的方法,“无道子”被年幼的康熙皇帝的诚意(金银珠宝)所打动,答应爲他寻觅方法,爲此“无道子”还被康熙册封爲国师,道家最高深的一门学问,也就是世人熟知的“采阴补阳”“返老还童”之术,而“无道子”就是专爲皇帝研究如何能“青春永驻,长生不老”的方法,在康熙皇帝的支持下,“无道子”从海内外四处网罗,各地方美少女及健壮勇士,少女年龄必须要在初经来潮后,三年之内的处女(少女大约是十二、十三岁开始有月经),喂食特殊的中药材,然后收集她们每个月的经血,密炼成丸,称爲“血红丸”,此药有“返老还童”之效,食用“血红丸”之后,皮肤细致永无皱纹,白发变黑发,脱落的牙齿又再长出来,长期服用真有“神智清明,调经养脉”疗效“无道子”本人,又从军旅之中,亲自挑选身强体壮的勇士,教导“聚阳不倒”的神功,等到少女年过十六岁,不能再采炼经血时,再授与”男女交欢合合之术”,让男女性交,每次性交一个时辰以上,等到男女性高潮后,收集男女双方的淫秽物,密炼成丸,称之爲“白精丸”,此物非比寻常,服用后筋骨强健性慾勃发,长期服用有“返老还童,长生不老”之效,这“无道子”本人,爲了方便控制这群男女,特别施法打造一面镜子,名爲”玄天阴阳镜”,方便收集与呼唤男女,“无道子”离去时,就将这面镜子献给康熙皇帝,并教导使用方式,这镜子另一个好处,就是镜中男女,在“无道子”的尽心教导下,人人都是淫慾能手,让晚年的康熙皇帝尽情纵慾,皇位传到雍正,雍正皇帝得到”玄天阴阳镜”后,深感它的妙不可言,色慾熏心的整日亵渎,最后却落得失去蹤影,从人世间消失不见(曆史上说,雍正死亡时,项上人头被吕四娘砍去,事实上雍正皇帝失蹤,太监随便找个无头尸充数)0 d# x, ]. J' m% i, R

        乾隆(弘曆)继承皇位,这乾隆皇小心利用”玄天阴阳镜”,所以是中国曆史上在位最久的皇帝,乾隆在位六十年,喜欢四处游览买春,就是因爲他充分利用”玄天阴阳镜”的神妙,乾隆死前还交代,要让这面”玄天阴阳镜”陪葬,(这也造成满清皇朝后面七个短命皇帝)直到近二百年后,因爲盗慕贼张狂,这面”玄天阴阳镜”,有再度重现世人的机会

        (一)夜半女歌

        在北京市的真仁堂胡同巷子里,黄天德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当他经过一家古董商店的门口时,目光不由得被店里头几件佛像雕刻给吸引了过去,忍不住驻足在窗口张望着「老板…来坐啊…我们里头卖的可都是好东西呦…保证都是货真价实的上好古董,欢迎进来看看嘛」这间专售明清皇室古董店,老板热情的邀约,让黄天德无法拒绝他的好意,信步走了进去「嘿嘿…老板真是内行人…我们这间老店有一百多年曆史啦!里头卖的可都是皇宫珍品,明清朝代的好东西呦…保证你别处都瞧不着的上等货,您可要慢慢选…仔细的瞧」  f8 i, M0 ~$ d) B, A; s4 ]
    3 B  j& S9 e$ Y( x; R+ ^
        这老板卖力的推销,黄天德仍自顾自看着一尊白玉观世音佛雕,黄天德虽然是个成功殷实的商人,但是对于古董一直很感兴趣,不论是家里头或是办公室,通通都有摆设他从各地方,收集来的古董文,所以每一回来到北京,一定会来到这一条专门卖古董玉器的胡同閑逛,看看能否寻得些宝物,拿回台北家里收藏,经过多年的鑒赏经验,已经可以算是个专家了,他将眼前的这尊白玉雕像拿在手上仔仔细细的研究「老板…这可是紫禁城里头的宝物啊…我们好不容易给拿了出来,如果老板喜欢…不彷出个价,我们就当成有缘知音卖给你…如何」
    / B; c; k- a8 `0 ?- Q
        「我出二万块…再多也没这个价…」黄天德无视于标签上面十万块的定价,狠狠的从二折价出起「嘿嘿…老板你真爱说笑,您是内行人,应该知道这可是御用珍宝,是皇帝才有资格收藏的东西,绝对不只这个价,如果老板真是有缘人,不能这样出价嘛…要不然…卖你七万…如何」- m. y! f* o- h

        这老板看到买主出了价,一张笑脸马上贴在黄天德身边,比手划脚的说起典故来,看看能否说动他,十足奸商的嘴脸「好…最多五万块…」黄天德被这佛像深深吸引,加上这块汉白玉,材质温润,雕像刻工精美,被古董店老板讲得有些心动「老板…你再加一点啦…至少六万嘛,我当你是朋友…才愿意将这宝物便宜割让ㄋ…」% o5 D5 D( g! Q. Z9 b/ h
    - W2 k0 {) W% ], d. l  d% x
        古董店老板一直极力推销,让黄天德陷入一阵考虑「董事长…您要去餐厅了吗…您跟邹老板约12点吃饭,路上怕塞车,是否要早一点出发…」
    5 B  a/ b' }8 z
        门外的司机小陈,好心的进来跟黄天德提醒,他中午还有一个行程,黄天德看了看手表,猛然想到还有工作要忙,既然喜欢这佛像,也就不再坚持了「好…不然你连同下面那个盒子一块卖给我,要不然…我下回来北京,再来你这光顾啰…」
    : t6 Y' a; g- K4 t" h& q# X4 B
        黄天德早就留意到,在佛像柜子下方地上,淩淩乱乱摆满许多未经整理过的盒子,箱盒子上面还有一层厚厚的灰尘,似乎看起来应该有些曆史了,黄天德只是想要将手上的佛像,有个盒子来收藏保护「好…当然没问题啰…老板您自己随便挑一个吧…嘻嘻…」

        想到能做到这笔大生意,送他一个不值钱的盒子有什麽关系ㄌ,其实摆在地上的这些盒子,是古董店老板进货之后,经过特别筛选过,既然会摆在地上,都是认定爲比较没价值的东西黄天德看了看地上几件盒子,指着一件顔色最深沈,尺寸大小刚好的长方型木箱盒,于是就交代司机小陈拿上车,就与古董店老板到柜台前,将钱算清楚,总算是宾主尽欢到了晚上,黄天德好不容易应酬一整天,回到饭店里头,这会总算能够有时间,能坐下来仔细把玩今天买来的战利品,他拿着白玉佛仔细的擦拭一番,越看是越爱不释手,拿在手上把玩许久,心满意足极了,这时忽然想到该有个盒子来收藏它…………9 ]5 M( ~. h# L: y
    " C' f! C2 M  J$ E4 ~
        司机小陈将那深黑色的盒子,就摆在房间里头的书桌上,黄天德小心翼翼的拭去尘埃,露出盒面精雕细琢的花纹,那纹路有点像是道家的符咒,又像是皇室的徽章,雕工非常的精细(这东西肯定也是个宝物), U# o4 I; M/ _& N; @- ^
    & F6 f* j) n' T- O
        凭藉着多年的经验,黄天德相信自己的眼光,因爲他嗅到一股迷人的檀木清香,闻到让人精神一阵,推测应该是很稀有的黑檀木做成的,所以非常的沈重,足足有三十斤吧!!
    / j# k/ T3 Y( S- \) _, k1 X; `5 g0 O
        小心翼翼打开木盒子,放在里头的只有一面金属圆盘,圆盘正面光滑细致,几乎可以当镜子使用,但是却又没有像一般镜子都有手把可以支持,盘面长约一尺,周围雕饰有蟠龙围绕,盘面发出冷烈的金属光芒,一点也没有鏽蚀的痕迹,东西彷彿是昨天才铸造的新品一般新颍,黄天德实在想不透它的用途,忍不住将它拿在手上,却感到有些轻盈,让人猜不透是何材质,圆盘的背面倒是清楚的刻上密密麻麻的象形文字,完全让人摸不着头绪,因爲这金属盘太完美无缺,黄天德推断不会是古董,所以看了有些失望,就先将圆铁盘弃置在梳妆台上,将白玉佛像摆进黑檀木盒之中,仔细收藏在衣柜当中黄天德忙了大半天,精神有些睏窘,刚才那顿晚饭还喝了不少的酒,全身都发起热来,于是脱光了全身上下的衣服,进去浴间洗澡去刚洗澡完的他,赤身裸体的来到梳妆台前整理头发,今年45岁的黄天德,因爲事业有成,加上喜爱运动健身,外表给人一种年轻有爲的形象,平时他也特别注意养身,所以一直很自豪自己体态完美,只见他赤裸裸着身体在镜子前舞弄身体,露出胸膛纠结的肌肉手臂,和肚子上六块强壮的腹肌,似乎对自己的身材满意极了……………' Q" F3 [7 U0 j( g! _
    6 e8 v, i& Z  R4 b
        ~~~突然间~~~一双滑不溜丢的小手,贴在黄天德的腰际轻轻抚弄,吓得他赶紧回头,只见一名全身赤裸裸的小女孩,惊慌失措的跪倒在他面前「主人…奴婢春兰…向您请安…」黄天德被眼前赤裸裸的少女举动吓了一大跳「妳是怎麽跑进来的…妳怎麽没有穿衣服……」黄天德显得又惊又喜,讲起话来都结巴了「奴婢春兰今晚上…是要来侍奉您的,希望主人喜欢…」
    ) }5 ?0 `8 t1 c! ^
        不愧是商场上的打滚多年的老鸟,马上就能恢複镇定,黄天德仔细打量眼前的少女,只见她身高约四尺半,身躯虽然瘦弱却不见骨,留着长发及腰,瓜子般细致的脸蛋,一双水汪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脸上又是娇羞,又是淫媚的直视着他,嘴角浅浅的小酒涡,笑盈盈的煞是好看,全身肌肤粉嫩白兮,胸前一对馒头小山形状娇美,小巧乳晕像是朵雪里红梅似的,随着呼吸而不住轻轻地颤动着,黄天德看的二眼发直,下体不禁蠢蠢欲动「呵…嗯…妳说…妳是叫春兰吧…先起来…坐着说话…」5 t$ a( O! `- x" z  m* }

        黄天德觉得自己又乾又热,讲起话来显得不自然「春兰…妳今年多大啰…」  P/ W! S9 e8 D+ F0 {

        「回主人的话…奴婢今年十七岁…襄阳人氏…」2 Y2 H' i5 p; e
    ) \8 \& G3 U) }& t' |/ t
        (嗯~~17岁吗,那不是跟芷芸差不多大)黄天德想到自己的女儿,也是这样的年龄……* G  v9 _/ |( Q6 m: R
    " h9 G2 X; x  e6 |8 O& \6 q
        少女盈盈再拜,然后怯生生的站在黄天德面前,全身上下肌肤,毫无隐藏的让人一览无遗,黄天德越瞧越满意,这少女有着细巧的颈脖子曲线,小巧玲珑的乳峰,完美有致的蛮腰,粉雕玉琢般的修长双腿,以及匀称结实的丰臀,目光直视少女的大腿根,只见几条稀稀疏疏的阴毛,浅浅的盖在无?
    4 `/ m1 ]5 d8 B0 w- q
        (嘿~~嘿~~一定是小陈那小子安排的,真是有心~~~)黄天德心里头默想黄天德几时见过如此幼龄女子,体内慾火一发不可收拾,下体开始起了反应,肉棒马上高高举起,硕大无朋的龟头指着少女胴体,散发出骇人的雄伟气息,黄天德恨不得立即就能钻进她体内少女发现黄天德下体,逐渐澎涨的变化少女看见黄天德慾火中烧的模样,马上跪倒在他面前,两手紧紧抱住他的腰际,张着樱花小嘴,开始吸吮起肉棒来,少女动作既精确而且熟练,舌头舔遍整根火热的肉棒,忽缓忽快的前后套送,黄天德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在体内快速流窜着,主人…奴婢这样做…行吗…」少女用着天真无邪的眼神望着他……
    1 j1 t9 t% }$ `7 t" `0 w
        原本阴茎只有五余长的实力,现在却变得更加粗壮,足足有六多长,龟头暴怒有如一颗棒球般大小,少女显得吞食困难「嗯…嗯…好…」黄天德对于自己阴茎的表现满意极了看着春兰卖力的吞吐着自己肉棒,黄天德整个人感到有些飘飘然,他的双手抚摸着发丝,用力的摇摆下体,把喉咙当做阴道抽送,少女蹙着眉表情痛苦,黯然的接受「主人的东西好大ㄚ…」少女吃完肉棒,不忘照顾下方的睪丸,春兰吐出肉棒来,服侍着黄天德躺在大床上,自己主动爬上去,将下体靠在他眼前,用着女上男下69姿势继续帮他吹着喇叭「哇…真是美啊…」黄天德贴近着春兰的阴阜,两眼直视少女的股间,白兮粉嫩的后庭让人一览无遗,仔细欣赏着这件几近完美的艺术品,他用手指剥开阴唇两侧,霎时少女的花蕊便完整无淫水,轻轻嗅着体味,一点也不腥毡的幽香,迫不及待地伸长着舌尖,轻轻去尝起味道来,少女的淫液既淡且稀,尝起来鹹鹹苦苦的滋味,让他停不了口,还用灵巧的舌头剥开阴唇,用舌尖去挑逗阴蒂,舌尖绕着阴蒂周围打转,引着淫水洞口汨汨流出来,春兰忍不住摇晃着下体,加快了她的嘴巴套送的速度「ㄚ…主人…」春兰发出了一阵娇呼春兰似乎被舔弄得很兴奋,摇摇摆摆的将下体迎向肉棒,主动骑上了黄天德,扶着一根火热的肉棍,想让自己的潮湿潞潞的淫穴吞没它,无奈自己的小穴,无法容纳这根大阴茎,两个人耗费许多气力,才勉强让龟头钻进洞穴里头「啊…主人…你的肉棒好大ㄡ…你好强啊…真是淫死奴婢了…啊…啊啊…」
    9 b& A' w; D+ D, \
        春兰吃力的挺腰打摆,让阴阜慢慢吞进肉棒,透明晶莹的淫液,让二人下体的阴毛黏湿在一块儿,少女紧紧夹住括约肌,阴茎享受到的紧迫感,是他不曾经曆的美妙滋味,春兰一双手巧手,顶着胸膛开始前后驰骋起来,身体一上一下的尽情套送,她那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也跟着左右甩动(这少女似乎不太会叫床耶~~~)只见春兰闽着唇,哼哼唧唧忍气吞声黄天德轻松的瘫在大床上,兴高采烈欣赏她媚态,尤其是春兰的娇巧身材,天使般的脸孔,令人有玩弄小女孩的错觉,好似刚发育的一对柔软的双峰,双手刚好可以盈握,被他一双粗糙又硕大的手掌死命地搓,乳头也被捏的发硬变红,强烈的慾潮侵袭而来,因此脸上泛起朵朵红潮,发出动人的呓语「啊…主人…我又要丢了…啊…奴婢要升天了…啊…啊啊…」5 ^/ e) `. [& a4 x3 [1 H8 A

        黄天德看着春兰娇媚动人的模样,不禁感到心神蕩漾,一道强烈的快感迅速流窜过脊椎,来到慾望的最顶端,承受不住如此剧烈的快感,黄天德发出了怒吼「啊…啊…啊啊…」对着春兰的子宫,喷发出此生最美的一次射精,足足有三分多锺的高潮………( J" B* d4 U( {9 D' r( x
    " o& }5 ~: _; k) }
        很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射精之后的阴茎完全没有疲软的迹像,反而是越战越神勇,继续维持勃起的状态,春兰继续在腰际骑驰,她无惧于体内粗大的肉棒,身体有节奏的上下起伏,随着玉臀尽情摇摆,胸前一对软绵绵的胸乳,毫无规律的胡乱跳动,让黄天德意乱情迷无法克制,滚烫的精液像是火山爆发般,一次又一次的喷洒进子宫里头……% v4 K  t, a" d  l; O' C# }

        经曆过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黄天德显得疲惫不堪,整个人瘫痪在床上,连根手指也动不了,只见春兰小心翼翼的爬下来,趴在他的腿根处,重新将阴茎含进小嘴里,仔细的将精液吞进肚子里,还顺便将阴囊附近汙秽不堪的淫汁,全部用舌头仔细清理乾净「主人…天即将要白,主人请您先歇息一下,明天一定要记得再唤奴婢喔…」春兰在他耳边低语「春兰…春兰别走…留下来陪我…。」黄天德实在对她依依不舍「主人…春兰是您的奴婢…只要您呼唤我,我就会马上出现,来到您身边啊…」

        「那要怎麽做…快告诉我啊…」黄天德显得有些急迫「嘻嘻…主人…我就住在镜子里头啊…只要太阳一下山,主人可以在镜子前面裸着身体,呼唤奴婢…奴婢听见主人叫唤…自然会来到主人面前,听候主人差遣啊…主人可要记住喔…。」1 T; s+ V8 N  B" f+ p9 F9 B) n, N) P
    4 N  s% {7 {/ Q2 ~: f9 k9 [
        一瞬间,娇媚可人的少女凭空消失在眼前,黄天德也因爲疲劳过度,沈沈的睡觉了………——4 @# G+ X/ x2 p  R- X6 G

        第二天,黄天德一直睡到下午四点才起床,对于昨晚的一场性戏,彷彿春梦般,感到清晰又陌生(会不会只是一场春梦呢)4 R3 ~& E3 W$ ~0 a

        连自己都搞不清楚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但是鼠蹊部传来隐隐酸痛,提醒自己昨晚狂欢后的遗迹(嘿~~嘿~~我昨天鸡巴涨的好大喔,勃起插入该有一、二个锺头吧~~)$ U4 z3 H, m8 J- e- _  E
    8 d' {! R5 X* X. C5 Q
        光想到自己的战绩,就得意起来,黄天德匆匆忙忙吃了顿饭,赶紧打电话连络客户,因爲自己的晚起床,已经LOSE二个客户,好不容易忙完手边的工作,天色就晚了(不知道等一会儿,春兰会不会来)黄天德只要想到少女美妙的肉体,全身就火热起来,将手边的工作收拾好,还请饭店送来丰盛的酒菜,摆满一桌子,等到一切就绪,马上将自己脱的赤裸裸,在镜子前面跳起舞来,十足滑稽模样「主人…主人…奴婢春兰夏竹…一起向您请安了…」. i3 t8 Z# _2 v, C, Y- m
    ; w4 F- T4 n) p* `
        黄天德听见身后传来少女声音,猛然一回头,果然看见二名赤裸少女,低着头跪倒在地「啊…请起…请起来说话…」黄天德显得乐不可支,二名大约只有16~17岁的小姑娘,笑脸盈盈的向他请安,又向他轻叩万福,少女们的态度始终恭敬,就像女奴对皇帝般的尊崇,少女站直了身体,让黄天德瞧得仔仔细细,黄天德左瞧右看,对眼前二位少女都满意极了,站在左边那位,就是缠绵一整晚,让他百般思念的少女春兰,右边那位长像可爱的少女夏竹,绑着二条小辫子有着甜美笑容,眼睛清澈明亮含情默默看着他,小巧的鼻尖轻嘟着小嘴,两粒尖挺的乳头散发着粉红色的光泽,不断随着胸部的晃动,轻轻晃动着,黄天德贪婪的往下瞧,在少女的小腹处,只一片稀疏微微卷曲的耻毛,勉强地覆盖在耻部上方,完全覆盖不了那一条粉红色的肉缝,从那红润的肉缝当中,隐约可以看到由二片嫩肉,巧巧构筑的小山谷,少女完美无「好…好漂亮的小姑娘啊…来…来坐过来…嘻嘻…」
    - T" s# X! K) w
        黄天德喜不自胜,一手拉一个搂抱在身边,在体内熊熊燃起了慾火,忍不住缓缓托起了女孩的脸颊,将嘴伸进夏竹的樱唇中,他用舌头顶开少女的贝齿,纯熟地逗弄着滑腻的香舌,两人同时嘴里发出喘息声……3 e" K8 l9 i, v, y( j" V

        「呜…呜…」夏竹大胆的吞下他的口水,灵巧的卷动舌尖回应着黄天德感到下体一热,原来,春兰跪倒在他的膝湾处,将逐渐勃起的肉棒含进小嘴里「喔啊…好快活啊…」怀里头的少女,突然钻进胸膛,用她油滑的舌头,舔在他的乳头上黄天德放松全身的肌肉,仰卧在大床上,任凭二位少女用舌头舔遍身体,专心享受这种神仙般的舒畅,感到无限的满足和兴奋,少女在他面前暴露出耻部,黄天德用那淫邪的眼光,一直盯在股沟间,忍不住用手指剥开来看「啊…真是美啊…」; B) j  d# u- A: l+ r9 A" P+ }" r

        少女从肉缝里头,透出了粉红色的光芒,随着淫水的滋润,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由于淫水不断从里头洩出来,阴户四周围全都沾满了湿答答的爱液,黄天德试着将手指插进阴阜,马上就被吸进窄缝中(真不愧是少女的阴道,真是紧实啊~~)

        用食指在阴核上轻轻压着,指尖在花蕊四处磨擦,少女马上发出一阵惊呼「喔啊…主人…您好棒啊…奴婢被您玩出火来…喔喔…」少女娇喊完,马上又将肉棒吞进去「喔啊…真爽啊…」少女强食着肉棒,轮流吞进嘴巴吸吮,春兰这时也移动自己的下身,主动将丰满的白臀迎向黄天德,让他能同时欣赏俩人雪白屁股,黄天德并拢双指当做阳具,趁着淫水的滑润,插进二名少女的阴阜中,在滑不溜丢的阴道里头,尽情嬉戏阴茎被舔食的完全暴怒起来,黝黑的肉棍不羁的跳动着,少女给予的口舌服务,已经不能满足慾望,黄天德翻过身子,粗暴的将夏竹压在下身,将她的双腿用力扒开,脚踝夹在腰际上,按着少女纤弱的身体,用?长的大鸡巴对準阴阜来回磨擦,用力将龟头挺进去,想不到少女娇小的身躯,居然能够容下巨炮「喔喔啊…主人插死奴婢了…」少女多水的淫道,让他无碍的深入,就像处女阴道般紧实的包裹住肉棒,黄天德发出野兽般的嚎叫,下体就像是搅拌器,在她体内沖撞不停,往複的做活塞运动,可怜的夏竹,整个阴阜被巨大的肉棍侵入,阴阜整个都鼓涨起来,也不管少女是否会经受不住,一昧的猛推急抽,夏竹一对秀眉都蹙在一起,表情又是痛苦又是兴奋,张着小嘴大口喘息「喔主人…奴婢丢了…」少女的求饶,激起他更大的慾望,奋不顾身的向着花心顶进去「啊…喔喔…」精液猛烈的沖爆出来,全撒进夏竹的阴阜里面,阴茎丝毫没有疲软的样子,黄天德拔出潮湿淋淋的肉棒,奔向一旁的春兰,将她翻过身子露出雪白屁股,提着肉棒就往股缝里头钻,春兰就像是任人宰割的小白猪般,蹶着屁股让人发洩「喔…真是紧啊…」黄天德挥汗如雨的卖力工作,将少女的一对丰美白臀操演的有声有色,此时,夏竹爬到春兰下身,捧起她的一对淑乳吸吮起来,两女互相捉对乳房撕杀,三个人玩的不亦乐乎「…啊啊…主人…。主人是否要玩春兰的后庭呢…」夏竹指着春兰的肥臀「喔…后庭啊…妳是指玩屁眼吗…」黄天德瞪大眼睛,喜不自胜「是啊…主人…。您可以试试看呢…」夏竹用指头抠着菊花,还在春兰的屁眼上吐些口水,夏竹细心的捧起肉棒,用小嘴先舔食一遍,确定龟头已经充分润滑后,主动扶着阴茎龟头抵向肛门口「啊…主人…。您可要轻一点…奴婢怕死了…。」春兰摇晃自己的臀缝,努力以赴接纳它「啊…好紧啊…」在三个人齐心协力,龟头终于突破窄门,黄天德只觉得阴茎被腔道紧紧包围住,比插进阴道更热更紧迫的感觉,抽插起来,真是有说不尽的好滋味,黄天德干着肛门,心中不由的暗暗称奇,不甘不涩的直肠,干起来出奇的顺利,少女居然能够控制自己的括约肌,收放自如的吞吐肉棒,他完全没想到少女的直肠,居然可以容纳下他整根6寸粗长的阴茎,感到令人匪夷所思,还来不及细想,身后的夏竹已经趴在二人接合处,伸长着舌头在睪丸四周游走,走完一遍之后,就将嘴堵在春兰的阴核上,对着花蕊绵密地吸附着,春兰那能经受如此的二面夹攻,突然间雪白的身体猛然抽搐,全身都激烈地颤抖着,从阴道中喷出大量的液体,紧绷的直肠壁一吸一夹,让黄天德精门不固,对着直肠喷射出宝贵的体液「…啊啊…」慾仙慾死的快感,让人无法抵挡,黄天德从肛门口拔出肉棒,夏竹抢在第一时间,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腥玷的阴茎含进嘴里,将阴茎表面的黄白垢,全部吸吮进嘴里头,黄天德才刚射出精液不久,原本垂软的海绵体,在少女的嘴中迅速膨胀起来「主人…等一下要换奴婢喔…& `, j9 r5 N9 C# @1 v

        嘴唇还含着肉棒的夏竹,自顾自的抚慰自己下体,说话的眼神,春情欲滴,少女脸上露出淫蕩的表情「好……就成全妳这淫娃」听见少女如此的娇喊,黄天德再度雄心勃勃夏竹摆布成一只母狗的姿势,等着黄天德仰腰一送,龟头便撑开狭窄的菊花蕊门,少女自动将屁股往后送,一直插到腹部才停了下来,夏竹摆动腰际的同时,不忘夹紧括约肌,让黄天德不断窜起强烈的快感「啊……」黄天德全身颤抖着,在连续的高潮过后,已经濒临虚脱的状态「主人…我还要…」少女同时发着浪声,向他索求,黄天德放尽气力瘫痪在大床上,阴茎却仍然仰仰挺立着,少女轮流用着身上三处地方套着阴茎,嬉戏到天明…………………: I6 i" S7 }/ M3 u) Q* G
    ! I% H1 n  L; u. E0 N+ ]
        第二天~~~黄天德睡到傍晚才起床,昨天的一场床第大战,一个人独战二名少女,在他的整治之下,让她们高潮连连,完全崇拜在自己的肉棒之下,真不敢相信自己的体力,居然如此旺盛,想来不禁得意(在回台北之前,一定要再找她们俩个玩)

        少女青涩的脸庞,完美无真是神奇,黄天德一点也不觉得疲惫,反而觉得精气十足神采奕奕,彷彿体内有发洩不完的精力,吃下比平常多一倍的晚餐,天色一黑,黄天德脱光自己,準备好要呼唤她们了「春兰…夏竹…春兰…夏竹…妳们出来吧…。」黄天德裸着身,捧着镜子声声呼唤着「嘻嘻…主人安好…奴婢们春兰、夏竹、秋菊、冬梅、一同拜见主人…主人万福…。」+ P) h; J2 _: T: U
    * }; J5 s+ K9 ~7 i0 X
        黄天德听见背后有异,一转身,看见身后跪倒着四名赤裸裸的少女,更加乐不可仰「来…来…都起来黄天德色淫淫的走向前,一个个扶起只见四名年约16~17岁少女,全身脱的赤裸裸的,落落大方的一字排开,个个脸上笑容可掬,少女们散发出浓烈的脂粉味,霎时,房间内春色无边「奴婢春兰…。」「奴婢夏竹…。」「奴婢秋菊…。」「奴婢冬梅…。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